站内搜索:
首页----院士工作

新科三院士:光环背后苦与乐

来源: 日期: 2011-12-09 被阅读1567

来源:新华日报

     中国工程院昨日公布了2011年院士增选结果,江苏3位杰出科技工作者缪昌文、王超、王学浩荣列榜单。

  本报记者第一时间走近新科三院士,倾听他们当选后的心声,解密他们光环背后的苦与乐。

  “海归”老总:创意“驯服”混凝土

  【人物名片】缪昌文,江苏姜堰人,男,1957年8月出生,东南大学博士生导师、教授级高工,现任江苏省建筑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长。我国混凝土材料领域具有重要影响的学科带头人,在混凝土抗裂关键技术的研究、重大基础设施工程服役寿命及耐久性能提升技术的研究等方面取得了重要成果。

  曾在长江三峡、南京长江二桥、田湾核电站等国家重点工程上大显身手,取得不斐战绩——他,就是被誉为领路混凝土外加剂行业的“海归”老总、江苏省建筑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长缪昌文。

  混凝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容易开裂。有没有办法让混凝土变得既好用又“长寿”?从丹麦研修回国的缪昌文,作为省建科院的中坚力量,决心“驯服”混凝土,为我国世界级工程夯实基础。他在国内外首次用烧结法生产过去被公认只能采用熔融法生产的材料,一举成功,仅此一项生产成本就下降了80%。之后,他又研发出新产品:JK系列混凝土快速修补剂。该项成果能将修补水泥路由几十天缩短到只要几个小时,被国内混凝土外加剂学术界一致认为具备国际先进水平。

  缪昌文创造了新一代环保节能型混凝土外加剂推广应用的多个第一:首个将国产外加剂推广应用到我国的核电工程,原先国外产品解决不了的问题他解决了;帮助长江三峡三期工程解决大体积混凝土温控问题,至今未发现一条裂缝,被称为“世界建坝史上的奇迹”;世界最大的斜拉桥——苏通大桥应用该项成果,解决了306米高的超高索塔一次性泵送混凝土施工等技术难题……20多年潜心研究,在缪昌文的手中,混凝土像变魔术一般实现不开裂、长寿命、多功能,工程应用单位取得的直接经济效益超过50亿元。

  对于此次当选为工程院院士,缪昌文却谦逊地表示:“感觉到身上的责任更重了,这是我人生的一个全新起点。”他告诉记者,今后将继续带领自己的团队,全力以赴开发节能环保型高性能土木工程材料,并将眼光投向全球,努力推动行业相关技术的进步与跃升,让中国“创造”更多地影响世界。

  乡镇走来:成功路上写满“拼搏”

  【人物名片】王超,男,1958年生,江苏滨海人,现任河海大学博士生导师、环境学院院长、水文水资源与水利工程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国家重大基础研究计划“973”项目首席科学家,获国家发明专利授权12项。

  昨天闻讯采访王超教授的记者们,几乎都吃了“闭门羹”。这位53岁的新科院士埋头于他的水科研世界里,其它事情能压缩就压缩。

  王超的专业研究领域是与国计民生密切相关的水资源保护与水质改善,先后主持完成了国家与省部级重大科技项目等60余项,获得一系列创新性成果,构建了全国水资源科学保护和综合管理体系,实现了水资源保护和管理的重大突破;研究提出“水安全、水环境、水景观、水文化、水经济”五位一体的城市水利综合建设模式,应用于43个城市水利规划和工程建设中;研发并集成了水利与生态功能复合的水质改善技术系统,应用于太湖、淮河等流域综合治理工程;构建了河网和湖泊调水引流工程的水质安全保障技术体系……

  从盐城滨海一名普通的乡镇水利技术员,变身为河海大学学士、硕士、博士、博导、环境学院院长,直至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超教授走过的路上写满了“拼搏”二字:

  在野外采样调研,他都是亲自带队徒步沿着河道一条一条地走,每次都是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在做城市水利综合建设模式项目时,他带领团队辗转江苏、浙江、山东等50来个城市,他们对当地整个城市水系的了解程度,比做了十几年水务工作的当地人还要清楚。

  一次,他带着团队在太湖采集湖水污染物水样遭遇狂风,几米高的浪花猛烈击打船窗上的玻璃,他却没想到撤退,而是让船开足马力向风暴最大的湖心冲,最终获得了太湖湖泊污染水体历史数据,掌握了湖泊水体污染物迁移转化规律。 

  “在别人眼里,他是属于那种生活质量不高的人。”河海大学的同事说,他经常穿着一双土布鞋出入校园,每天坚持工作15个小时以上,不逛街,不出去旅游,不看电影,但凡有可能浪费时间的事情他都不喜欢。“他最大的兴趣和爱好,就是科研”。

  在他的身体力行下,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学科建设突飞猛进,由成立之初的全国第27名跃升到现今的第7名,他领衔的科研成果屡屡获得国家大奖。

  “不能浮躁,要沉下心去亲力亲行,才能有所收获。”他告诉记者。这也是他20多年水科研生活的写真。

  医学前沿:“肝移植”与风险同行

  【人物名片】王学浩,江苏建湖人,1942年生,现为江苏省人民医院(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脏外科主任,中国活体肝脏移植研究所所长。开创了我国大陆完全依靠自己力量进行亲体肝移植的先河,迄今已开展肝移植手术600多例,其中活体肝移植112例,数量和质量均居全国前列。

  王学浩入选,意味着他成为江苏自主培养的第一位医卫界院士。

  “当然高兴!这说明我们团队的学术成果获得了全国学界最高规格的认可,这也是江苏医学界的骄傲!”记者昨天下午采访69岁的王院士时,他眉宇间难掩激动,同时也保持着一个外科医生的冷静与清醒。“欣喜与压力并存。这一天,绝不是站在顶点或高峰沾沾自喜、停滞不前的一天,而是新起点的开始——作为院士,我还是要坚持在学术和临床的第一线。如何在原有学术成果上再进步?如何带好新人?这些都是新课题。” 

  自从挑战全球医学前沿中的尖端技术“活体肝移植”,王学浩就始终处在压力中。他曾这样对学生讲:“如果哪一天,我因为做活体肝移植发生了纠纷而坐牢,你们能记得给我送饭就行了。”

  有点悲壮的话语里,隐含的是活体肝移植开展之初的巨大压力。“手术关系到两条生命:必须绝对保证供肝人的安全,而对于受肝者来说,如果移植不成必死无疑。所以,从第一天起,就经常失眠,经常突然从睡梦中惊醒……但是,如果不敢承担责任,那每年几十万的晚期肝病病人就永远只能绝望地等待死亡!”王学浩说这话时的那份坚定,与1986年他从美国研修世界最先进外科移植技术后回国的“毅然决然”如出一辙。

  肝移植中心可以说是一个半军事化的组织,医生们没有节假日,甚至也没有白天和黑夜!手术小组往往一上台就是从下午一直干到深夜,有的手术要做17个小时,手术后两条腿肿胀得没有一点知觉。“精神高度紧张,以至于从早到晚一滴尿都没有。常常是两顿饭都不吃,吃饱了会影响手术。但那时一点也不饿,手术下来也根本不想吃东西,只想喝水,拼命地喝水,很多人手术一结束,就疲劳地在手术室里随便找个地方甚至地上倒头就睡。”

  手术的很多病人是肝炎病人,手术医生随时有被感染的危险,手术台上又常有手被针戳破的情况。“根本顾及不上这些,无法避让,也不能避让。”王学浩坦言,选择了肝移植,就选择了与风险同行。 

  本报记者 沈峥嵘 吴红梅 蒋廷玉

主办单位:中共江苏省委组织部   技术支持:江苏摩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2 中共江苏省委组织部.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gccrc.com.cn
苏ICP备08108447号-4:您是本站第77933564位访客